卡斯特罗难题三连 把中国大使“问傻眼”|卡斯特罗

热点专题 浏览(1505)

?

卡斯特罗的三场谜题,“拒绝”中国大使

长安街总督

d128-icmpfwz9572741.png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古巴革命胜利60周年。作为西半球第一个与新中国建交的国家,古巴和中国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中国驻古巴大使徐玉聪与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之间的不解之缘,已经涵盖了近60年的中古关系。

5997-icmpfwz9557367.jpg

在担任大使两年多的时间里,徐与卡斯特罗进行了十多次长谈,一次长达9个小时。卡斯特罗通过谈判了解了中国革命和改革开放。他说,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中国的发展将在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

1993年至1995年,徐玉聪任驻古巴大使2年零3个月。他与卡斯特罗进行了十几次单独的对话,最短的四小时和最长的九小时对话。在两人之间的对话中,卡斯特罗对与中国有关的各种话题最感兴趣。他对中国形势的广泛了解和深刻的理解常常让徐晓聪感到惊讶。卡斯特罗要求他这么多次。

这是我第一次被问到,这是徐玉聪和卡斯特罗之间的第一次谈话。 “当谈到中国解放战争时,他问我:在都江战役中有三名前线指挥官。阵地在哪里,谁是指挥官?我傻眼了。我要说对不起,我会回来看看我一回去。你没想到他会说你不必检查出来,让我告诉你答案。“

3f9d-icmpfwz9557454.jpg

许玉聪说,卡斯特罗喜欢以提问方式与人交谈,问题不一定是因为他们不理解。

在此之后,为了能够回应卡斯特罗在谈话中的“包罗万象”的问题并展示中国外交官的良好形象,每次他与卡斯特罗会面时,徐玉聪都会分析谈话的可能范围,如同在考试的情况下。非常详细的准备。

尽管如此,卡斯特罗已经两次问过徐。

有一次,卡斯特罗了解了三峡工程,询问了三峡的位置,沿途的环境,以及历届中国领导人和专业人士的观点和意见。我希望了解三峡工程的一些细节,包括所涉及的区域和需求。为他们重新安置人口和移民安置计划,以及项目预算,进度和收入。在某些情况下,徐玉聪并不理解,不得不承诺通知细节。之后,徐玉聪了解了中国的情况,并以信件的形式告知卡斯特罗。

另一次,徐玉聪前往古巴访问中国援助队。卡斯特罗问他机场所在地的具体位置以及市委书记的名字。因为那里只有两个小时,徐如聪不得不去卡斯特。罗坦辰不明白。

徐玉聪说,卡斯特罗非常关心中国的改革开放,所以他在业余时间读了三卷《邓小平文选》。

根据古巴的习俗,卡斯特罗并不亲自接受外国使节作为其他国家领导人的资格,因此大使很难单独与卡斯特罗见面。卡斯特罗是一位在世界上声望很高的伟人。许玉聪收到的特殊待遇,很多大使都很尴尬。

在徐玉聪即将结束其大使任期之前,卡斯特罗在告别晚会上对他表示,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充分利用了徐大使的知识和他们与我们的友谊,并为他进行了全面的“剥削”。今天,我们仍然不能让他走,并请他介绍一些中国情况。

f6ca-icmpfwz9557539.jpg徐亦聪通过书籍向卡斯特罗介绍了中国。徐义聪的贡献

卡斯特罗于2016年11月26日去世。千里之外的老朋友听到了这个坏消息。 “悲伤的泪水自然降下来,他们无法阻止它!”

徐义聪说,1993年的访问是中国两国建交以来中国领导人首次访问古巴。这也是古巴外国领导人在那一年唯一的访问。在苏联和东亚发生巨大变化之后,古巴的失败使古巴深受鼓舞。当时,卡斯特罗告诉中国领导人,古巴关注中国的每一步,坚信中国将以传统的智慧和耐心进行改革,并坚信中国的改革将取得成果。古巴深深钦佩中国的改革和实践精神。

1993年12月,徐亦聪参加了毛泽东在古巴诞辰100周年的庆祝活动。在他的活动中,卡斯特罗谈到了他阅读毛泽东作品的经验,用毛泽东关于游击战和人民战争的思想进行革命斗争和军队建设。他向在场的古巴人讲述了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的四个基本原则,然后说:“社会主义的希望在中国!”

在徐一聪的书《我与卡斯特罗》的背后,这位伟人说,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其发展将在促进世界和平与发展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赵明